1. 網站首頁
                                                  2. 要聞
                                                  3. 公司
                                                  4. 宏觀
                                                  5. 新股
                                                  6. 國際
                                                  7. 銀行
                                                  8. 券商
                                                  9. 新三板
                                                  10. 科創板
                                                  11. 蜂助手股權轉讓定價迷云:半年內相差近十倍

                                                    發布時間: 2020-12-01 01:07首頁:主頁 > 新股 > 閱讀()來源:未知

                                                    新三板摘牌后,為愛奇藝、優酷、芒果TV等賣會員+流量融合產品的互聯網數字化虛擬商品綜合服務提供商——蜂助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蜂助手”),日前向深交所遞交了招股說明書,擬公開發行股票不超過4240萬股,募集資金4.54億元,用于數字化虛擬產品綜合服務云平臺建設項目、研發中心建設項目、智慧停車管理系統開發及應用項目、營銷網絡建設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等。

                                                      《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記者注意到,報告期內,蜂助手進行了頻繁的股權轉讓,轉讓定價十分隨意,價格懸殊接近10倍,而在報告期內,公司的增資還曾伴有“對賭協議”。除此以外,蜂助手在報告期內還曾被重要客戶、合作方旗下公司告上法庭。

                                                      諸多股權轉讓定價“隨意”

                                                      2016年9月2日掛牌新三板的蜂助手,于2018年4月25日退出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并終止掛牌,開始了沖擊IPO的系列謀劃。

                                                      招股書顯示,摘牌后的蜂助手出現了頻繁的股權轉讓動作:2018年5月至2019年12月,其股東股權出讓10余次,而且股權轉讓定價隨意“混亂”,價格懸殊近10倍。

                                                      譬如2018年5月,公司股東吳雪鋒以13.5元/股的定價,將其16萬股蜂助手股票轉讓給了杭州銀湖,交易總價216萬元。而當年8月,吳雪鋒又以10.5元/股的價格從股東周慶手中買回了20萬股,花費210萬元。這意味著短短三個月時間,吳雪鋒“白揀”了4萬股蜂助手股票,同時還額外賺取了6萬元。

                                                      兩個月之后,蜂助手股東股權轉讓價格更加離譜,甚至低到令人咋舌的地步——2018年10月30日,趙山慶轉讓了16.8萬股給李瀟龍,轉讓價格僅2.86元/股,交易總價48萬元。如此低的股權轉讓價格,在7天之后的11月5日,竟然又再次“腰斬”——彭建云大手筆轉讓了138.74萬股給南京翔云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翔云”),轉讓總價174.81萬元,每股轉讓價僅1.26元。

                                                      以上2018年5月至11月的四次股權轉讓,短短半年內,讓蜂助手的股權轉讓價格由13.5元/股暴降至了1.26元/股,縮水超過90%。

                                                      而蜂助手IPO招股書遞交前的2019年,公司股東轉讓股權更加“馬不停蹄”,忽高忽低的定價依然讓人捉摸不透——股東韓永強于2019年1月,以5.34元/股的價格轉讓60.76萬股給吳雪鋒;6月,天風匯城轉讓給睿泓天祺186萬股,定價是5.37元/股;南京翔云2019年6月21日轉讓給陳虹燕的74.74萬股,定價降到了4.86元/股;4天之后,南京翔云又轉讓給宇然投資50萬股,每股轉讓價格又漲到了5.2元。

                                                      3個月后,蜂助手股權轉讓定價又幾乎翻了一倍。2019年9月,吳雪鋒以10元/股的價格轉讓了15萬股,而9-12月,剛在6月受讓了74.74萬股的陳虹燕突然進行了密集的轉讓——然而其同樣在當年9月轉讓給高理中和田媛媛的股權,轉讓價格僅僅只有4.5元/股,合計共轉讓98萬股。2019年10月,陳虹燕轉讓給楊卓強的40萬股、張更生的60萬股,定價皆為8元/股。比一個月前的轉讓價格上漲了75%以上。

                                                      由于田媛媛和張更生未實際付款, 2019年11月,他們兩人受讓的股份又重新轉回給陳虹燕,12月,陳虹燕又分別向紹興人之初、于光轉讓了47.06萬股、125萬股,對應的轉讓價格分別為8.5元/股、8元/股。

                                                      在此過程中,蜂助手股權轉讓堪稱精彩——半年內,股權轉讓定價由13.5元/股滑至1.26元/股,定價懸殊最高接近10倍,即便是幾天之內的股權轉讓,定價也能相差近一倍,公司多次股權轉讓價格如此隨意,定價的依據是什么?是否經過了評估和審計工作?是否存在利益輸送?這些問題都有待蜂助手回答。需要注意的是,發審委審核趨嚴,股權轉讓環節是否符合商業邏輯也是審核的關注重點之一。

                                                      另外,2018年4月,蜂助手曾向南方傳媒(9.07 -0.55%,診股)基金、李林諭以13.5元/股的價格分別增發350萬股和100萬股,又在2019年9月,向蘭平一號 、睿泓天祺、睿坤津祥及吳小燕以8.5元/股的價格分別增發117.65萬股、58.82萬股、58.82萬股、30.59萬股。在此增資過程中,蜂助手及實控人曾與南方傳媒基金、蘭平一號簽訂對賭協議,約定了對賭及回購事宜,而該對賭協議直至IPO遞交前夕的2020年7月才宣告解除。

                                                      報告期被騰訊旗下公司起訴

                                                      對于蜂助手來說, 騰訊對其業績的影響力毋庸置疑——蜂助手出售的會員業務:包括騰訊視頻會員、騰訊體育會員;提供分發運營服務的APP業務,包括微信讀書、騰訊新聞;物聯網應用解決方案業務,其與騰訊聯合推出的基于全網通無線數據的騰訊極光CPE機頂盒,為蜂助手業務拓展及虛擬商品銷售提供了新的載體及渠道。

                                                      而且騰訊旗下“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其中包括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財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騰訊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廣州騰訊科技有限公司)還是蜂助手2018年第五大客戶——2018年,蜂助手向其實現銷售金額838.15萬元,營收占比2.88%。

                                                      然而,企查查數據顯示,2020年4月, 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因買賣合同糾紛將蜂助手告上了法庭。

                                                      相關的開庭公告顯示,2020年7月31日9點30分,有一則該案件相關的開庭公告。相關裁判文書則顯示,因該案件,蜂助手名下有價值718.49萬元的銀行存款或等值其他財產曾被凍結。

                                                      就在發布的開庭日期7月31日之前, 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竟然在案件審理的過程中,匆忙申請解除對被告蜂助手相關財產的凍結,2020年5月22日,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裁定解除凍結被告蜂助手名下價值718.49萬元的銀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財產。

                                                      對于此次訴訟以及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因何合同糾紛將蜂助手告上法庭,蜂助手在招股書中均“只字未提”,僅表示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公司不存在尚未完結的涉案標的在500萬元以上的訴訟、仲裁案件情況。

                                                      而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末,蜂助手還欠著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商品采購679.30萬元應付賬款未付。還有,2019年和2020年1-6月,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已經在蜂助手前五大客戶名單上不見蹤影。

                                                      另外,蜂助手實控人、董事長兼總經理羅洪鵬還因為危險駕駛罪,在2019年12月10日,被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判處拘役一個月,緩刑六個月,并處罰金6000元。直至2020年6月23日,羅洪鵬才繳納罰款并依法解除社區矯正。

                                                      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2020年4月起訴蜂助手的具體原因是什么?是否和蜂助手拖欠的未付賬款有關?從公布的裁判文書來看,因該案件曾凍結金額超過700萬元,公司為何未進行披露?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案件審理的過程中,為何又申請解除財產凍結?雙方是否因為IPO申報,達成了庭前和解以便迅速結案?就上述問題,《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記者致電并致函蜂助手,截至發稿未收到公司回復。

                                                    特別聲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造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廣告

                                                    網站首頁 | 要聞 | 公司 | 宏觀 | 新股 | 國際 | 銀行 | 券商 | 新三板 | 科創板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與報價 - 使用許可協議

                                                    未經本站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2020 實投財經 版權所有 | 京ICP備2021007416號-1
                                                    欧美成人免费全部观看国产